三教九流。


一个写手,文风和白鸡差不多迷。魔道澄厨瑶吹,王者信厨白吹。

结尾聂怀桑把金光瑶帽子捡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可能跟江澄收着陈情一个心理。
“他要是回来,也许不会去拿自己的佩剑恨生,但一定会来拿自己的帽子。”

补课第一天坐教室里,门口进来了老婆............笑死我了。还补什么。

[曦瑶]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屏蔽那个发小

要不你跟蓝曦臣分手吧。


金光瑶躺平在床上,仰面举着手机,在正上方戳戳弄弄。由于举起过高手肘关节一股一股酸疼得够劲,放低了又难看见液晶屏的尾端,得一个劲下觑眼神,形如翻错方向的白眼。这形式下冷不防进来如此一条消息,他以拇指摁出几个字:你好烦。


你小子没良心。对方立刻回复。老子可是好心好意安慰你。


他牵一下嘴角。任由双臂顺从地心引力倒下的一瞬有难以言喻的快感,他凝望着空白无物的天花板,心想说来好笑,如此厮闹了一个下午竟然没有一次想到分手,仿佛一片树叶随激流疯狂打卷却不冲入中央的漩涡。奇也怪哉。他没想到这一个下午本身也相当奇特,只觉得几分新鲜有趣——至于愤懑是底下的静水流深:他金光...

[曦瑶]说书

给我臣。 @为你加冕。 


   金光瑶其人,能忍能阴,有大谋。除开这人尽皆知的,他其实倒还是相当仙的一个人儿哪。说书人收扇抚掌,滔滔而谈。琴棋书画一样不落,要说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他...那娘该教得不差。眉间血衣上花,弯起眸来眼尾能给勾天上去,叫你心里恍神。特别是跟那姑苏蓝氏泽芜君站了一道儿,两人那气度,要多仙有多仙...

   人群当中站一名白衣少年,听到此处,抽一下嘴角。思追,思追,说到你们家泽芜君了。有人悄声道。蓝思追嗯一声,泛起一点苦笑。那二人站人潮外,另一少年着金星雪浪,...

[曦瑶]归来望思

瑶吹产物。

金光瑶从睡梦中惊醒,意识上还掂着一片两片薄的睡意。他惺忪抬头,额上印着一道在手臂上压出的红痕.丹砂痣是早没了,眉间一点白皙;地府管得紧,他走黄泉路、过忘川桥当天,站在桥桩旁边岔路口前的引路童子说,你这样哪里能行,男子不得散发不得梳妆,袖不过腕。听得他一愣一愣。说是童子也不为过,八九岁样貌、梳两个总角,只是肤色才白得透一点鬼气。然后一开口先翻一个白眼,语气不耐烦又絮絮叨叨,尾调懒洋洋拖转,仿佛已经在姑苏的云深不知处管过八百年的仪态客表。
     服务态度真差。金光瑶心想。
 ...

在魔道和aph坑里反复横跳,还要出卖灵魂给同桌写酒茨…………………………………………痛哭流涕。

2017.4.18

膝盖很疼,意料之外。
呃……断网以后第一个礼拜,周末简直欲仙欲死。昨天和今天一口气读完了村上的《挪威的森林》和半本白夜行。文风差距真大啊,村上对于氛围,或者说某一种微乎其微的感觉把握得毫厘不差。东野圭吾就适合跑剧情吧……不过人设很有趣,友彦相当可爱,一成和江利子也是。
渚。这两天一直在想这个单字——第一印象是初中时候看的《Free》里头的小黄毛,最近再想起来是因为语文课本上作为文言文的注释,“水中陆地”。
既然想到了就不能不写出来。
睡前一直在看江南的随笔散文一类,他真好……暂时读不进什么学术性的东西,一向没有耐性。
呃……想减肥。然后想三次脱单。(???
努力吧,正如书中所说:
“不要同情自己!”他说,“...

[英米]以你名状的爱

颤抖。她太好了

Hoata.:

@而风不止。 提前的生贺。碎碎念放在后面了。


BGM是黄老板的shape of you.(链接见评论)


我答应过要告诉你什么是原野的味道。


我的鼻尖轻轻略过他高出我一点或以前矮一截的发丝,他那小麦色肌肤渗透出的汗液;我的食指划过他健壮丰满的肌肉,晨光洒下穿透那些薄雾笼罩般的体毛,他背脊轻轻颤抖,吻上他唇瓣时的香甜;还有拉开他合身的衬衫,那下面刚刚被揭开皮肉的新鲜血液般的一阵气息……


那都是我将要告诉你,而且你毕生也没机会切身体会到的。


亚瑟柯克兰悄悄写下这些,把纸一折塞到他朋友一位法国酒保手里——其...

p4,可爱

Hoata.:

给这个人 @而风不止。 画的人设。

八辈子不画一次画而且这回我有认真画(虽然除了p1p2都没打草稿)而且越画越上瘾我决定发上来。

[狗崽]远道

清奇的脑洞,大概会回忆与现世交叉进行,狗血与ooc齐飞。
算复健。
教你做人警察狗x又浪又怂杀手崽
允许你先跑39米。(…

  
  “为你跌宕。”
  他将折扇的一端抵于下颌,拇指一抹绽开扇面。半张笑吟吟的面庞上,一双桃花眼眸自观众席缓缓挪过,转而投向自己身侧的搭档,另一只手执起女孩的手掌托至唇边亲吻一下,以惯例的仪式结束了这一场与人偶的共舞。
  台下响起掌声、欢呼与满足的唏嘘。表演者自舞台中央的幕布间退下,主持人接替而...

1 / 5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