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邦信]走马

韩信拎一袋包子,手指勾着塑料袋的结晃晃悠悠,另一手持一柄雨伞,折叠的,收起的伞布上有细密的雨珠未干。他做贼似的到教室门口张望一下,没瞧见班主任那瘦高个,方才一闪身溜达了进去。

走路时他步伐很稳,甚至趋于慢而无谓的样子,一段从教室门口到后排座位的路愣是叫他走出了漫不经心的意思。沿途旁侧的刘禅一边瞥着自己抽屉里的手机,忙里抽空对他呲牙一笑:韩信你得加紧吃啊,再被逮到可怎么办。

韩信笑一笑,红艳的发高束脑后再一把垂下来,一笑之下莫名眩目。他走到自己座位,放下伞和包子,忍不住要感叹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哪个还知道他当年不仅要带早饭进教室,还要在课上猖狂地同教师叫板,一言不合拍桌摔门而去的时候也是有...

接下来会写一篇亮瑜小中篇,先师生后双老师,是脑洞自己跑出来的我控制不了不是本人。完了以后动笔曦瑶小中篇,乐队梗,半全员。随机掉落短篇。完了。

人话:你们夸夸我好不好(..................

一直知道我的一对一老师很牛逼,但是没有想到在补课教室楼上就是他的公司。..............................

还做的游戏。靠。

“你月考回一百名就带你去楼上看原画师做图。要悄悄的噢,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

我学,我学还不行吗。?

[亮瑜]报君

周瑜觉得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



诸葛亮到的时候,他背靠墙坐下,长发胡乱束在脑后,挣脱出的几缕同刘海一道从额前垂下。他坐在残垣断壁当中,微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喘息,苍白脸庞颤抖,冷汗与血污在甲胄上被阳光一泛,打出艳而冷的光。



他左腿中一箭,箭矢自大腿外侧没入,不动声色且以山呼海啸之势飞旋而来。血迹自伤处往四面八方晕染开,规矩均匀,冷透了黏在亵裤上,聊作直插神经似火烧般痛楚的自慰。诸葛亮看着他:周瑜,你这死法是不大体面的。



诸葛亮蹲下身。他的面庞是很好看的,英挺细致,风流而非轻浮,此时此刻眼梢眉角也捎着那一点笑,清淡不惊地扬着。他伸手点一下周瑜的颈项:行行...

存梗,嘻嘻哈哈。

“你用心叵测,居心不良。”
“哪能呀。我用心在你,居心很良。”

每次看到病歌太太:她是最好的,她就是正义。

瞎逼逼,除了我自己没人懂,别看了。
朋友给我说,整数fo了千万不要急着发表感言,很容易掉下去打脸。那我现在149了可以放心感慨一下百fo。
今年七月以前,一向自视甚高,而我现在只想把归档都删掉删掉👋
先说墙头,我专(懒)一,aph待了一年半从白到半白,算是启蒙段。勉强算是学会写东西,以及看到很多好看的太太...对原作的国拟设定也倾注了太多不可能再有的认真,第一次试图将作品超越爱情的高度。
再然后是今年春季的王者,沉迷名朋大佬们的美色强行从欧美跨进古风,我这一腿有够长的。韩信是我磨过最用心的角色,琼斯也没法比。
现在就是魔道祖师。......我只想说:阿瑶是最好的,阿瑶即是正义(我呸。改换文风,用老婆的...

[曦瑶]剑似雪无心

题目及全文灵感来自《剑似雪无心》,配合食用风味更佳,我爱纯阳,纯阳是天使,谢谢。

文风情节相携私奔,瞎掰设定放飞自我产物,慎入。

*束发:指男子十五岁。

-


他提一管笔,笔尖点在宣纸上落下一点殷红。

房外进来一人,面目伶俐、乌发束落,与画上无二致的眉眼勾扬。

“师兄。”

蓝曦臣拢袖搁笔,抬头笑道:“阿瑶来得好巧。我这画刚作完,来看看可还满意?”

他笑吟吟道:“师兄的画,自然是好的。”言毕上前去,负手于后前倾身子,才瞧一眼,当即失笑道:“师兄画我做什么——唔,丹砂都替我点上了。”

蓝曦臣伸出手指去抚住纸角,素净纸面之上用笔极温柔细...

1 / 7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