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交方式作废还不如一架纸飞机来得足够忆睹寰宇,也要被风浪撕碎波涛接天的世界尽头。赤裸脚趾陷入泥沙亦或上亿万年的时间遗体,沙砾粗糙与矿化物失去分别,就此冶遏,玻璃房子始终映照出整个冷酷仙境。

天地缓缓
 
是口吻盛大的逃亡,蔡居诚绕一圈校园后头的小径,转过教学楼、食堂与图书馆,终于又来到围墙根旁。铁质栏杆,雕花间隙,潦草敷衍的高度还不如一旁摄像头来得有实际作用一一他抬头仰望,下颌绷出了点锋利的弧度,平日勾挑都带着冷漠的眼眸蓦地停顿下来,双眼皮显山露水,末了尾端处简直是春里桃花。偏生夜深露重的,花枝上头凝冰聚镞,横斜来宛如当胸一剑,而邱居新猝不及防挨个正着,面色如常还要开口先发制人。

师兄到这做什么?

蔡居诚脸色变幻莫测,阴霾未成形便冷笑一声。方才无人时分他身边那点近于孤独的柔软气息刹时消失殆尽,干干净净无影无踪,恢复作高三实验班学长骄矜的做派。他心想邱居新可真烦人,咬死

[银帕]Echo

*叶初提前生日快乐。
*星际背景,非凹凸。全文灵感来自歌曲Jason Walker《Echo》。
*7k+
 

 

 

 

  

  重启过程异常漫长,帕洛斯蹲在废弃的机甲跟前,他百无聊赖,手腕上个人终端连同身前操作面板一起苟延残喘,不时提示一二声——夹杂“滋啦”的杂音,断断续续,如同古地球时代播放时被绞住带子的卡带。空旷大厅里飘荡着细弱的回音,事实上这儿也称不上是个大厅,帕洛斯抬头瞄去一眼:仅剩支架突兀延伸的穹顶,四周除却墙体的承重柱,尚在定义上羞怯地维护了自己“大厅”的身份。

  他出...

我有罪,现在我心心念念十五六岁的小林静恒无法自拔。面无表情却耳根发红的,初具羽翼却不够强劲的……我有罪。年龄操作,妙。陆老师循循善诱,妙。叫哥哥!

[邦信]国境四方

韩信拿眼斜觑过来。他——他从前不是那般看人的,刘邦很有些悲凉地想。从前的韩信习惯睁一双眼,原本倨傲的眼形会上下撑开至又圆又大,中间瞳仁镀一圈惊艳的边缘,猫似的。他说不清个中滋味,只晓得自己是乐意被那样看着——现在呢。现在韩信任由眉骨以下轮廓狭长锋利,斜斜淡淡地觑来,刘邦才算明白,猫科的猛兽能够伪成它们的始祖咪呜咪呜叫,伸出了爪牙也依旧叫人无可奈何。

你是谁呀?他哼哼地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怎么还缠着我?

刘邦试图辩解。我...

韩信歪歪一笑,比一个打住的手势。他在吧台放下啜过一半的饮料杯,头也不回地挤过人群,加入回喧嚣鼎沸的舞池中去。张良道:你好惨。

张良一身校服齐齐整整,运动系...

韩信拿眼斜觑着他。他——他从前不是这般看人的,刘邦很有些悲凉滋味地想。从前的韩信习惯睁一双眼,类于好奇宝宝一般的动作由他做来便多几分认真意味,睁至又圆又大,中间瞳仁镀一圈惊艳边缘,猫似的。他难言所感,只知道是喜欢被那样看着的——现在呢。韩信任由眉骨以下轮廓狭窄锋利,斜斜淡淡地觑来,刘邦才要恍然大悟,猫科猛兽在自愿时可伪成它们喵喵叫的始祖,一旦伸出爪牙依旧不会给人讨了好去。


随手一个现pa段子,老刘,小媳妇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啊(。其实就是想写韩信看人的样子。

[邦信]STYX HELIX(上)

肖想已久的教廷组,梗改自官方背景。刘总主德古拉,圣殿出没。

标题取自《从零开始异世界》OP,没看过,但听了一年多,也是灵感来源。


彼时微信方兴,腾讯未艾,韩信这人虽被连同赵云被选为物理系潮流组,嘻哈街舞夜场样样精通,奈何一份顽固——是知道自己笨还笨哪,学长张良刻薄点评。他到底做了固守腾讯阵地的最后一批钉子户,好友头像点开是一排灰,好在空间还有孙小姐五味异禀的狗粮:女友要吃葡萄味的提子,男子买来葡萄汁浸泡去皮红提。诸葛亮甚至也悄悄点赞。号称半年登录一次社交软件的诸葛亮。

韩信揉一揉眼睛,放下手后屏幕上诸葛亮的ID仍好端端排列在...

[邦信]走马

韩信拎一袋包子,手指勾着塑料袋的结晃晃悠悠,另一手持一柄雨伞,折叠的,收起的伞布上有细密的雨珠未干。他做贼似的到教室门口张望一下,没瞧见班主任那瘦高个,方才一闪身溜达了进去。

走路时他步伐很稳,甚至趋于慢而无谓的样子,一段从教室门口到后排座位的路愣是叫他走出了漫不经心的意思。沿途旁侧的刘禅一边瞥着自己抽屉里的手机,忙里抽空对他呲牙一笑:韩信你得加紧吃啊,再被逮到可怎么办。

韩信笑一笑,红艳的发高束脑后再一把垂下来,一笑之下莫名眩目。他走到自己座位,放下伞和包子,忍不住要感叹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哪个还知道他当年不仅要带早饭进教室,还要在课上猖狂地同教师叫板,一言不合拍桌摔门而去的时候也是有...

一直知道我的一对一老师很牛逼,但是没有想到在补课教室楼上就是他的公司。..............................

还做的游戏。靠。

“你月考回一百名就带你去楼上看原画师做图。要悄悄的噢,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

我学,我学还不行吗。?

[亮瑜]报君

周瑜觉得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



诸葛亮到的时候,他背靠墙坐下,长发胡乱束在脑后,挣脱出的几缕同刘海一道从额前垂下。他坐在残垣断壁当中,微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喘息,苍白脸庞颤抖,冷汗与血污在甲胄上被阳光一泛,打出艳而冷的光。



他左腿中一箭,箭矢自大腿外侧没入,不动声色且以山呼海啸之势飞旋而来。血迹自伤处往四面八方晕染开,规矩均匀,冷透了黏在亵裤上,聊作直插神经似火烧般痛楚的自慰。诸葛亮看着他:周瑜,你这死法是不大体面的。



诸葛亮蹲下身。他的面庞是很好看的,英挺细致,风流而非轻浮,此时此刻眼梢眉角也捎着那一点笑,清淡不惊地扬着。他伸手点一下周瑜的颈项:行行...

1 / 3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