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看年少信船流。


一个写手,文风和白鸡差不多迷。魔道澄厨瑶吹,王者信厨白吹。

在魔道和aph坑里反复横跳,还要出卖灵魂给同桌写酒茨…………………………………………痛哭流涕。

2017.4.18

膝盖很疼,意料之外。
呃……断网以后第一个礼拜,周末简直欲仙欲死。昨天和今天一口气读完了村上的《挪威的森林》和半本白夜行。文风差距真大啊,村上对于氛围,或者说某一种微乎其微的感觉把握得毫厘不差。东野圭吾就适合跑剧情吧……不过人设很有趣,友彦相当可爱,一成和江利子也是。
渚。这两天一直在想这个单字——第一印象是初中时候看的《Free》里头的小黄毛,最近再想起来是因为语文课本上作为文言文的注释,“水中陆地”。
既然想到了就不能不写出来。
睡前一直在看江南的随笔散文一类,他真好……暂时读不进什么学术性的东西,一向没有耐性。
呃……想减肥。然后想三次脱单。(???
努力吧,正如书中所说:
“不要同情自己!”他说,“...

[英米]以你名状的爱

颤抖。她太好了

Hoata.:

@而风不止。 提前的生贺。碎碎念放在后面了。


BGM是黄老板的shape of you.(链接见评论)


我答应过要告诉你什么是原野的味道。


我的鼻尖轻轻略过他高出我一点或以前矮一截的发丝,他那小麦色肌肤渗透出的汗液;我的食指划过他健壮丰满的肌肉,晨光洒下穿透那些薄雾笼罩般的体毛,他背脊轻轻颤抖,吻上他唇瓣时的香甜;还有拉开他合身的衬衫,那下面刚刚被揭开皮肉的新鲜血液般的一阵气息……


那都是我将要告诉你,而且你毕生也没机会切身体会到的。


亚瑟柯克兰悄悄写下这些,把纸一折塞到他朋友一位法国酒保手里——其...

p4,可爱

Hoata.:

给这个人 @而风不止。 画的人设。

八辈子不画一次画而且这回我有认真画(虽然除了p1p2都没打草稿)而且越画越上瘾我决定发上来。

[狗崽]远道

清奇的脑洞,大概会回忆与现世交叉进行,狗血与ooc齐飞。
算复健。
教你做人警察狗x又浪又怂杀手崽
允许你先跑39米。(…

  
  “为你跌宕。”
  他将折扇的一端抵于下颌,拇指一抹绽开扇面。半张笑吟吟的面庞上,一双桃花眼眸自观众席缓缓挪过,转而投向自己身侧的搭档,另一只手执起女孩的手掌托至唇边亲吻一下,以惯例的仪式结束了这一场与人偶的共舞。
  台下响起掌声、欢呼与满足的唏嘘。表演者自舞台中央的幕布间退下,主持人接替而...

听歌听出来的一个脑洞,《燕归巢》,推一推。
我喜欢发糖。

 
假使魏无羡闹了誓师大会被蓝忘机救走,自此以后只是归隐山林,蓝忘机也回了姑苏继续做他的含光君。
过了十年八载的,两人在小镇狭路相逢,蓝忘机依旧白衣胜雪,抹额佩剑,神情淡淡。
“一别经年,别来无恙?”
魏无羡也仍是一头黑发拿红绳束在脑后,笑起来眸中温润,拱手略作一揖。
“多蒙成全,侥幸安好。”

但更爱发刀,情人节快乐。摊手

[冷战组]十思疏

一个生贺,给 @Hoata. 没写完,看成单元剧也行。
冰与火之歌设定,bug应该有。可以说是分封制,君临是皇帝之城,余下七国(鹰巢、凯岩等)是诸侯国,有各自的世袭家族。
两个篡位者的爱情(不是

回忆的企图如同伸手承接雨水。

      鹰巢城的疯女王在某个黑夜,自云巅之城的处刑地、她曾咯咯笑着下令将无数犯人下令推出的月门一跃而下;侍卫打开大门,手掌放上腰间佩刀的刀鞘,却发现与妹妹一样银发紫眸的男人微笑着坐上王位,背后月门洞开,夜空中如银子灼亮的繁星与王冠一同压在他的头顶。
  ...

在学校里玩儿模拟联合国社团。每国有一分钟发言时间嘛,没说完可以转赠他国(。)
俄罗斯代表是个傻傻的男孩子,说了半分钟就没词儿了。
主席:你要转赠他人吗?
他:好啊。
主席:那你转给谁呢?
他(想了想):美国吧。
主席:美国代表你要接受吗?
另一个男孩子想都没想脱口就是一句:我拒绝!!

笑死我了…………占tag致歉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m

废人:

晋玄青:



雀酒Finch: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

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扭过头来看着我;“你可从来没告诉我你还会这个!”他大声说。
“你又没问。”我说,又挥动魔杖在礼堂穹顶上缭绕上一层星光,那些星星垂在巨大的彩带间如同森林深处夜间湖畔的点点萤火。“在你忙着在自修室里对付柯克兰教授的时候——忙着解决你家里人给你寄来的过量的甜食的时候,你大概从没注意过我看的什么书。想要什么颜色的?金?红?还是来点儿你眼睛的?”
“死读书的呆子。”他嘀咕了一声,随后开始指手划脚、发号施令,用他那可怜的脑袋瓜想出各种匪夷所思的配色。我一次又一次地做着挥动手腕的苦力活,到最后不得不开始思忖这个平安夜的小惊喜是否真的会以一场盛大的烟花结尾——炸毁礼堂,彻彻底底的那种。
“就这样!...

1 / 5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