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吸了一波右猫太太,感觉人生还是美好的。邪教没有前途,我这就从all瑞的道路上回来(...)学考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估计要从良,念念书以外写魔道和王者相关了。......

悄悄哭了。我又掉粉了!

开学浪过一个月,我名朋什么时候能上榜啊(...)昨晚上第一次对混圈失望,可能要滚回来写东西了。

[邦信]国境四方

韩信拿眼斜觑过来。他——他从前不是那般看人的,刘邦很有些悲凉地想。从前的韩信习惯睁一双眼,原本倨傲的眼形会上下撑开至又圆又大,中间瞳仁镀一圈惊艳的边缘,猫似的。他说不清个中滋味,只晓得自己是乐意被那样看着——现在呢。现在韩信任由眉骨以下轮廓狭长锋利,斜斜淡淡地觑来,刘邦才算明白,猫科的猛兽能够伪成它们的始祖咪呜咪呜叫,伸出了爪牙也依旧叫人无可奈何。

你是谁呀?他哼哼地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怎么还缠着我?

刘邦试图辩解。我...

韩信歪歪一笑,比一个打住的手势。他在吧台放下啜过一半的饮料杯,头也不回地挤过人群,加入回喧嚣鼎沸的舞池中去。张良道:你好惨。

张良一身校服齐齐整整,运动系...

韩信拿眼斜觑着他。他——他从前不是这般看人的,刘邦很有些悲凉滋味地想。从前的韩信习惯睁一双眼,类于好奇宝宝一般的动作由他做来便多几分认真意味,睁至又圆又大,中间瞳仁镀一圈惊艳边缘,猫似的。他难言所感,只知道是喜欢被那样看着的——现在呢。韩信任由眉骨以下轮廓狭窄锋利,斜斜淡淡地觑来,刘邦才要恍然大悟,猫科猛兽在自愿时可伪成它们喵喵叫的始祖,一旦伸出爪牙依旧不会给人讨了好去。


随手一个现pa段子,老刘,小媳妇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啊(。其实就是想写韩信看人的样子。

[邦信]STYX HELIX(上)

肖想已久的教廷组,梗改自官方背景。刘总主德古拉,圣殿出没。

标题取自《从零开始异世界》OP,没看过,但听了一年多,也是灵感来源。


彼时微信方兴,腾讯未艾,韩信这人虽被连同赵云被选为物理系潮流组,嘻哈街舞夜场样样精通,奈何一份顽固——是知道自己笨还笨哪,学长张良刻薄点评。他到底做了固守腾讯阵地的最后一批钉子户,好友头像点开是一排灰,好在空间还有孙小姐五味异禀的狗粮:女友要吃葡萄味的提子,男子买来葡萄汁浸泡去皮红提。诸葛亮甚至也悄悄点赞。号称半年登录一次社交软件的诸葛亮。

韩信揉一揉眼睛,放下手后屏幕上诸葛亮的ID仍好端端排列在...

[邦信]走马

韩信拎一袋包子,手指勾着塑料袋的结晃晃悠悠,另一手持一柄雨伞,折叠的,收起的伞布上有细密的雨珠未干。他做贼似的到教室门口张望一下,没瞧见班主任那瘦高个,方才一闪身溜达了进去。

走路时他步伐很稳,甚至趋于慢而无谓的样子,一段从教室门口到后排座位的路愣是叫他走出了漫不经心的意思。沿途旁侧的刘禅一边瞥着自己抽屉里的手机,忙里抽空对他呲牙一笑:韩信你得加紧吃啊,再被逮到可怎么办。

韩信笑一笑,红艳的发高束脑后再一把垂下来,一笑之下莫名眩目。他走到自己座位,放下伞和包子,忍不住要感叹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哪个还知道他当年不仅要带早饭进教室,还要在课上猖狂地同教师叫板,一言不合拍桌摔门而去的时候也是有...

接下来会写一篇亮瑜小中篇,先师生后双老师,是脑洞自己跑出来的我控制不了不是本人。完了以后动笔曦瑶小中篇,乐队梗,半全员。随机掉落短篇。完了。

人话:你们夸夸我好不好(..................

一直知道我的一对一老师很牛逼,但是没有想到在补课教室楼上就是他的公司。..............................

还做的游戏。靠。

“你月考回一百名就带你去楼上看原画师做图。要悄悄的噢,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

我学,我学还不行吗。?

[亮瑜]报君

周瑜觉得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



诸葛亮到的时候,他背靠墙坐下,长发胡乱束在脑后,挣脱出的几缕同刘海一道从额前垂下。他坐在残垣断壁当中,微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喘息,苍白脸庞颤抖,冷汗与血污在甲胄上被阳光一泛,打出艳而冷的光。



他左腿中一箭,箭矢自大腿外侧没入,不动声色且以山呼海啸之势飞旋而来。血迹自伤处往四面八方晕染开,规矩均匀,冷透了黏在亵裤上,聊作直插神经似火烧般痛楚的自慰。诸葛亮看着他:周瑜,你这死法是不大体面的。



诸葛亮蹲下身。他的面庞是很好看的,英挺细致,风流而非轻浮,此时此刻眼梢眉角也捎着那一点笑,清淡不惊地扬着。他伸手点一下周瑜的颈项:行行...

存梗,嘻嘻哈哈。

1 / 7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