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曦瑶]说书

给我臣。 @为你加冕。 

 

 

   金光瑶其人,能忍能阴,有大谋。除开这人尽皆知的,他其实倒还是相当仙的一个人儿哪。说书人收扇抚掌,滔滔而谈。琴棋书画一样不落,要说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他...那娘该教得不差。眉间血衣上花,弯起眸来眼尾能给勾天上去,叫你心里恍神。特别是跟那姑苏蓝氏泽芜君站了一道儿,两人那气度,要多仙有多仙...

   人群当中站一名白衣少年,听到此处,抽一下嘴角。思追,思追,说到你们家泽芜君了。有人悄声道。蓝思追嗯一声,泛起一点苦笑。那二人站人潮外,另一少年着金星雪浪,神色冷冷,此刻抱臂而去。魏无羡对蓝忘机道:合着要是说了他小叔一点坏话,他就要把人家摊子砸了。

   蓝忘机没说什么,道:走吧。

   魏无羡道:好。他便抬眸去寻兄长身影。但见蓝曦臣悄然退走出来,如常清淡笑意,先行一步擦肩过时,往地面垂了眉眼。

 

 

   夜猎吧,结伴夜猎不是很好。是蓝景仪提的议,他却没有去成,蓝启仁怒目他:夜什么猎,你功课背完了?!

   且再痛斥几句魏婴这个祸害把小辈性子都带野了之类云云,蓝启仁却叹一口气,默允他们把蓝曦臣带出去转转这个提议。自观音庙一夜,天下舆潮四起,众说纷纭,却朝着同一方向不可逆转地冲过去:金光瑶好,金光瑶坏,金光瑶吧啦吧啦吧啦。说书人松一大口气——谢天谢地,夷陵老祖那鬼笛陈情上系了几根穗子都嚼烂了。隐藏男二也更换对象,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闭关倒闭得整日丢了魂,一如十三年前。蓝曦臣更出息,还会说一句:叔父我没事。我很好。

   好个屁。

   于是一众人领了他,再捎一个金凌,浩浩荡荡。沿路魏无羡与蓝忘机cp人气高涨,倒难得听一个说书摊子不为热cp所动,恪守职业本分在那絮叨金光瑶。金凌拖拖沓沓停了脚步,旁人就等他,蓝曦臣也神色温雅噙一点笑意。岂料明箭易躲暗箭难防,嗖嗖抽冷子射过来,揭开疮痍,他要体无完肤。

   蓝曦臣走在街上,想:阿瑶笑起来跟只小狐狸一样的。

   乾坤轮转,往返天道。十丈软红尘里众生芸芸,云端头往下一望,光阴似沧桑变。惟记说书人说世间,说奇轶,还说:

   ...要我说金光瑶就是投错了胎,生错了世,否则,同泽芜君真是一对神仙鸳鸯喽。

ends

 

 

超短打,报复社会产物。臣臣,开心一点!

评论(3)
热度(64)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