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曦瑶]剑似雪无心

题目及全文灵感来自《剑似雪无心》,配合食用风味更佳,我爱纯阳,纯阳是天使,谢谢。

文风情节相携私奔,瞎掰设定放飞自我产物,慎入。

*束发:指男子十五岁。

-

 

 

 

他提一管笔,笔尖点在宣纸上落下一点殷红。

房外进来一人,面目伶俐、乌发束落,与画上无二致的眉眼勾扬。

“师兄。”

蓝曦臣拢袖搁笔,抬头笑道:“阿瑶来得好巧。我这画刚作完,来看看可还满意?”

他笑吟吟道:“师兄的画,自然是好的。”言毕上前去,负手于后前倾身子,才瞧一眼,当即失笑道:“师兄画我做什么——唔,丹砂都替我点上了。”

蓝曦臣伸出手指去抚住纸角,素净纸面之上用笔极温柔细致,而隐含飞扬之势,凭着画上眉目间一点丹砂妙笔点睛。

“阿瑶既再过几日便要行束发之礼、点明智朱砂,师兄便手快一步,可好?”

他久久笑着,半响才应道:“好。”

 

 

束发礼上点朱砂是纯阳金氏一脉独有之礼,一年一回,其余旁支连同清虚本派皆需参礼。蓝曦臣站人群之中,同其他子弟交谈着什么,神色温雅。身畔却蓦然一阵骚嚷,一道极清亮的少年嗓音传了来:

“——蓝湛,昨日我与怀桑师弟闲聊时听到一个传闻。据说你们清虚一派有个传言,一旦入此一脉,将注定为情所困,偏离正道,且一生不得解脱。”

箭袖劲衣的少年靠得极近,一头黑发轻薄不羁地束在脑后。齐齐整整的另一名少年面色几变,最终仍恼喝道:

“...休得胡言乱语!”

不远处于同龄子弟之中等候的金光瑶仿若听到什么,蓦地偏眸,同蓝曦臣接了个正着。

“君子当道而行,遵道处世,礼为六艺先。除魔歼邪,行死生路——”

宗中长辈喝声恢弘,如黄钟大吕。高台上仓皇一瞥,仿若弦上信手弹拨了三两小调,便于苍莽寒风手指下一崩,断音余余。

 

 

山中日月长。

魏姓少年几乎要掀了天,把蓝家一大一小两个老古板气得言语不能;江澄便在一旁抱臂翻着白眼,某位聂氏门生乐得偷闲读他那诗词歌赋,只纸笔下讨快意。池漾之中莲花抽发菡萏,婷婷袅袅,于黄昏着了火焰的白云苍狗下横笛一曲,便是夜尽天明又一年。

山下风声却一时紧似一时。温氏为乱,修习魔道祸乱苍生,所过之处片叶不留,天下讨逆之势四起。

月色霜寒,如在地面铺了一层银。金光瑶与蓝曦臣慢慢走着,他端方服冠,头戴一顶软纱罗乌帽,丹砂痣两边早先的少年眉目早已开拓修长。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好容易得了闲,还要叨扰师兄出来散心,真是对不住了。”

蓝曦臣侧目看他隐隐倦容,沉沉嗓音道:“无妨。这些日子清点战备物资,阿瑶着实辛苦。”

他阖眼:”我父亲看着呢,点痣归宗两三年,不是就这样完了的。“

沉默一会儿,蓝曦臣本就不是个长袖善舞的,末了只轻叹一声。

”我知道。”

“亏得他当年还记得把我带回来做个外姓门生——“他勉强笑一声,随即弯眸舒唇,话锋一转笑道:”师兄可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辈行束发礼,魏公子所说的传闻?“

蓝曦臣无论如何也料不到他忽提起这一回,心头莫名一跳,当下于月色下侧过头去:”忘机那时当真是恼了他。“

金光瑶看着他,冠玉似的面庞上高挺鼻梁、浅淡唇瓣,黑墨的发束冠而从额际两旁垂下,一双眼眸极为清煦。

片刻,他哂然:”‘今年花胜去年红。'——师兄看,这春花倒是开得好。“

把酒祝东风,东风不解意。

不日,射日之征正式开战。

 

 

聂明玦一拍桌子,极愤怒地沉声道。

”金光瑶实乃小人之辈!“

聂怀桑默默把自己藏得后面些许。没有人留神他,厅内分列两排小几青席,蓝忘机同魏无羡坐一处,开口道:

”兄长,已查明那琴谱并非清心曲,是为东瀛邪曲。“顿了顿,他补充,“当年他将金子轩引至穷奇道,恐怕也以此类手段引得魏婴误杀。”

蓝曦臣坐上首,疲惫地揉一揉眉心:“但当年,他于射日之征中...”

“名为卧底,实则方便了他审时度势,两边倒戈。”

“况且那温若寒待他亲厚非常,他行卑鄙之事用的皆是魔修手段,难保没有入此道。”聂明玦冷冷道,“曦臣,你待他,心太软。”

蓝曦臣没有再说话,起身负手立于门前。

门外春花发得正好。

岐山不夜天城传来消息,金光瑶复魔道,叛出仙宗,以天下正派为忤。

“我还以为你没这个胆子。”

薛洋语意轻松,于灯火晦朔的暗室之中专心致志,锉磨着手中一块什么东西。片刻以后,他恍然彻悟般从一旁取来一盏茶,推到金光瑶面前。

“我倒忘了奉茶。不常来客人,见谅,见谅。”

金光瑶瞥一眼杯底肿胀的紫红之物,头痛地叹一口气。

“敬谢不敏了。我还没有打算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多年准备只为这一步,虽然被魏无羡撞见我给聂明觉弹《乱魄抄》不得已出逃,不过也差不多了。说起来,阴虎符怎么样了?”

薛洋脸色阴沉了沉:“魏无羡那疯子毁得太彻底。”他旋即又笑起来,眼底笑意粲粲,“也是迟早的事,就怕你没命用呀。如果蓝曦臣来,你打算要怎样?“

”若是他来,“金光瑶笑一下,”我便——“

不夜天城外尸横遍地,护城河一如流血漂橹。

”我来。“蓝曦臣闭目,再睁开时无风无波,”我去结束。“

他走过城门,行经街道校场,宽阔平静如无人之境。高大过分的殿堂尽头,金光瑶斜卧主位之上,以手支首,长发落花流水地披散下来,唯有眉间一点朱砂殷鲜如往昔。

 

 

”师兄。“

他笑道。

蓝曦臣眉目间似有痛色,然而终究沉下眼眸。

”外面的走尸是你操纵的?“

”是,我让薛洋复原了阴虎符。“

金光瑶笑着道。

”...三千人。“蓝曦臣似自语,旋即又问,”秦愫是你杀的?“

”是。“

”是你引金子轩去穷奇道?“

”是。“

”你父亲真是...被你......以那种方式杀死?“

”是。“

”你的确要对聂宗主下杀手?“

”是。“

应答得爽快利落,无半分停滞之意。蓝曦臣终究痛心斥道:”荒谬!聂宗主可有负你?他爱惜你才华,处处对你维护有加...“

”荒谬。“

座椅上金光瑶笑容维持不变,只是面沉似水,唇边弧度几乎阴寒起来。

”他对我处处维护有加?那我往上爬有什么错,他为何阻拦于我!金子轩不过有一个好出身,我又为何不能取而代之?至于秦愫,师兄,你可曾试过娶亲生姊妹为妻,真是一刻都不敢在房里多留——“他喘一口气,”而金光善,一匹到处发情的种马,那样不正是最合适的死法吗?“

蓝曦臣喝道:”阿瑶!“

金光瑶说一句,便往前行一步,此时已逼至到他面前。他自觉失言,金光瑶脸上涌动的狰狞恨意却骤然清明,他缓缓舒眉挑唇,复又笑道:”魔道有损心性,这师兄也是知道的。叫师兄见笑了。“

他倒是一贯叫他师兄的。

——却连一个替他开脱的机会也不留下。

蓝曦臣只觉心口郁痛得厉害,他退后一步,手指扶上腰间掣出朔月。

”动手。“

金光瑶歪头笑道:”我也一贯是打不过师兄的。啊,对,我修魔道正是为——“

话语猝然而止。

金光瑶低头,看到没入自己左胸的剑刃。

蓝曦臣眼瞳骤缩,这招杀手凌厉之余相当易防,除非,不防。

金光瑶低低笑起来,嘴角边细细的血流艳如胭脂:”我以前总觉得前一辈子也是你一剑捅穿的我,最后还没有抓紧好好讲话...师兄,我说过...如若你来,我、咳咳...我便...“

”如若他来,“彼时金光瑶笑一下,眉目无端飞扬恰似少年,”我便随他,要杀要剐皆随他了。——如若要我回纯阳宫,我也去了吧。“

薛洋嗤笑:”你修魔道,修坏脑子了吧。怎么,看魏无羡入魔有人拉着,想得不行?“

”可也比你和你那位道长好吧,成美。“金光瑶温言道。薛洋笑容倏地冷下来,一时相顾而无言,灯影晃动,明暗晦朔。

鲜红的血铺盖开来,如同温暖明艳的大片牡丹。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后来草长莺飞,绿肥红瘦。山水人世间照旧传谪仙道人的逸闻,传闻纯阳宫上住下一位逗猫走狗无所不为的登徒子,传闻掌门二弟与他关系匪浅,传闻一旦入清虚一脉,将注定为情所困,偏离正道,且一生不得解脱。

传闻清虚掌门的房室壁上挂一幅画像,其上少年容颜栩栩,眉眼飞扬,一点朱砂殷鲜如往昔。

Fin.

评论(5)
热度(54)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