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露米]长路未央

  上学期期末用一节课时间码出来的玩意儿大概意在说明冷战也是能温情[。]起来的Zzz...
  人类AU设定。
  然后占到第三条评论的人可以点篇文儿cp题材都随你。

-
  琼斯家的客厅里吵得正欢。
   “听着阿尔弗雷德!我们绝对不会允许你和一个男人交往的,这不可能!”中年父亲斩钉截铁的声音。
   “但是为什么?!这究竟哪里不可以了??!!”17岁的青年快要抓狂。
   “阿尔,我和你daddy都理解并祝福同性恋,”女人很冷静,顿了一顿后嗓音还是飙了起来,“但是我们绝对不同意你变成这样!”
   阿尔弗雷德像是被按下停止键的玩具娃娃一样失去了所有动力,他甚至懒得去指出那狗屁不通的逻辑,表情和瞳仁都灰败了。他把所有愤怒铸成的刺都收了回去,又像是给全身都蒙上了一层铁衣。
   “噢。”他冷笑着摔门离去。

  等在门外的伊万耸耸肩扯过自己的围巾给阿尔弗雷德绕上两圈再牵起他的手,一贯甜腻到让人不安的娃娃音里不免添了份温柔:“你看,这就是你试图沟通的结果唷。”
   “闭嘴。”声音闷闷的,阿尔弗雷德把下颌往围巾柔软的布料里缩了缩以抵御寒气,这大冬天的。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会儿,路灯把他们的影子在柏油路面上拉得很长很长。
   片刻后阿尔弗雷德居然笑了出来:“噢,'男人'你好。大孩子布拉金斯基先生。”
   “好啦。”伊万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阿尔弗雷德沉默了很久还是红了眼圈努力把自己整个人都缩进羽绒服和围巾里,仿佛这样就能隐藏住抽噎清晰地说话:“伊万...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他从家里跑了出来并且算是和监护人彻底决裂,此时他除了爱人一无所有,他有爱人,但他除了爱人一无所有。
   他呼出的热气在空中氤氲成白雾,温暖而可怜。
   “你知道的。”伊万站定了,让他俩靠得更紧些,衣料相互摩擦柔软地契合。相贴的手掌心传递着微弱甚至微凉但毋庸置疑的热量,丝丝入扣。
   “...是的,我知道。”又是一阵沉默后阿尔弗雷德抽抽鼻子,报复性地把自己手中的手掌握得更紧些,拉着他继续向前走去。足够了,不是吗?
  纵使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The End]

评论(8)
热度(13)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