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露米]无礼访客

然而我真是闲得无聊才一天放两篇文。

取材于老米生日时他家发生的意外。至于具体是什么你看了就知道。

也是之前匆匆忙忙赶出来的,没修过bug较多见谅。

-

  这是第...242个独立纪念日了吧。阿尔弗雷德身穿棕夹克两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几米外背对着他狂欢的人群,今夜是不符合夏季的凉爽。照亮露天广场到处呼闪的聚光灯、狂呼和摇滚、蹦跳的身体以及各处都在喷发的彩色拉丝,他看了会,决定去参加第99届热狗大赛,这个用于比较谁在一分钟内吃下热狗最多的比赛简直蠢极了,不过谁知道是谁创办它的呢。
  “美/国领空边界处有四架俄/罗/斯属战略轰炸机靠近。重复一遍,刚刚侦明美/国领空边界处有四架俄/罗/斯属战略轰炸机靠近。”左耳中装配的无线电讯号收发器传递来这样一条信息,简明清楚。
  “...会不会挑时间。要英雄在他们十月革命纪念的时候去转转吗。”他就似是苦恼地嘟囔,微妙上扬的眉线透露出的却绝不是这样的意思。
  “那就准备一架F-22,再挑三个人。”启唇。
  “是,请您去换上空军作战服。”
  “英雄戴上驾驶舱里的头盔就行了。”阿尔弗雷德在夜空下一笑,一片黑灰辽原中他是如此明亮。

  战斗机穿破云层呼啸翻滚前行,机头打出的光束在黑暗中营造出一片相对温亮的白色,随着距离的逐渐增加几米开外也就只有氤氲雾气般的光亮。有了一点点光良后才能意识到自己身处黑暗。
  二十秒后战斗机全部停止动作悬浮于几千米之上的高空中,两边各四架相面对峙。都采取了一架至前三架靠后一字排开的队形。
  通常来说这种队形被使用就说明双方中有明确的大佬,开场空中谈判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刚才的短短数秒内双方就已经交过火,各自惊险地翻腾转向躲避对方发射出的导弹,这种情况下他们居然还这么玩,谈崩的可能性等于热狗节就是阿尔弗雷德自己创办的。
  此时阿尔弗透过层层玻璃和云朵看向对面机舱里的人,隔得太远只见到模糊的面部轮廓,对方好像维持着他无时无刻不继续的微笑。
  手指操作着接入附近的信号频道。“用战斗机轰炸来庆祝英雄的独立日?等到十月份英雄可以考虑送你几颗洲际导弹作为回礼,绝对更大更给力哟。”
  “这样的礼物是太穷酸了点啦,”伊万果然在笑,温温糯糯的童音不去深究其含义绝对算得上好听,“可是小耀说过节要放烟花的呢。”
  “噢别这样王耀还是想要他们家的空气质量的,”阿尔弗雷德耸肩调侃,“所以说你的无礼访问能快些结束吗,英雄可不想错过一年一度的热狗节。目的?”
  “是啊,一年的其他时间里你都忙着吃汉堡呢。”笑意依旧那么不张不扬,又不离不散地。
  阿尔弗雷德眼角抽搐,好歹还是憋住了尽管他很想说英雄再怎么吃能有你胖吗因为他对于他可能会用于还击的身高问题无能为力。他也不想美/国的独立纪念日以“上空发生空战”的紧急新闻通报结尾。
  沉默数秒后,或者更长,或者更短,就像爆炸时产生的气浪一样你看不见摸不着,可就是清楚明晰其存在着,无声无息地慢慢明灭。
  波形讯号在显示屏上闪动几下,一句清晰的祝福回荡在狭小驾驶舱的空间之内。
  “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楞坐在座位上,对面人的面影依旧时那么模糊。可你从一开始就在心里明晰了他的模样,不是吗?
  “噢,谢谢。”他在瞬间略微垂眸近乎安静地一笑,又粲然地扯起嘴角,“那英雄就发好心带你转转吧,敢打赌这儿要比你的穷酸草窝好得多了。”
  “我只知道它的主人是只可怜虫,因为我送的绝对是他收到过最珍贵的生日礼物了。”笑。
[The End]

评论
热度(20)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