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英米]关于管教

依旧是代发



-



“你闻起来糟糕透了。”他屈着长腿躺在顶部阁楼的一顿破烂里,望出去光线暗得好似没睁开眼皮,视野里是那种模糊暗红的血色。他听见兄长站在狭窄门口这样说,嗓音变质地在耳道里持续轰荡,你闻起来糟糕透了,你闻起来糟糕透了,你闻起来糟糕透了。 


“青春期。”他费劲地扬起笑容,反手在背后摸索着什么硌到他的玩意儿,须叟之间他掏出一个还淌着液体的酒瓶抡了过去,清晰的碎裂声响。








 翌日阿尔弗雷德打着哈欠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衬衣领子歪歪扭扭地竖得跟本人一样独立特性。亚瑟铁青着脸跟在他身后,完全是另一副整洁打扮。


 走着走着,阿尔弗觉得蒙在半瞌眼皮上的阳光不见了,他喜欢那种温暖触感,所以眯缝起海蓝眼眸任德州为目光渲上凌厉锋芒。 他停下脚步,看着面前高大的同级生:“想为自己添几条男子汉的伤疤吗,布拉金斯基?” 


纯白围巾松松环绕脖颈,同笑容一般柔软,两弯狭长紫眸是盛着星辰的琉璃:“哈,那种东西英雄先生倒是足够了,我的确比不过。”他意有所指地看向对方面颊上新添的创口贴,笑意游走在唇角。一只手拽着他的围巾拉他后退避开阿尔弗雷德挥过来的拳头,王耀点头对拎起弟弟衣领的亚瑟示意。


 “走了,伊万。”王耀并未收拢起微笑,伊万却无端觉到脊背发寒,于是连忙跟上在他的身后,也没有心思再在经过琼斯身边时斜他一眼,阿尔弗雷德倒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随即被亚瑟揪住领口勒得更喘不过气来。 


“你今天,就给我,这样,去学校。”柯克兰盛怒的祖母绿眼底流淌着熔岩,他揪着他,大踏步地朝前走去。




 “去你妈的亚瑟!你不行!” 




“我可以。”亚瑟偏转眼瞳看了使劲挣扎的他一眼,那目光令人心生寒意,“我一直都可以。” 




-Fin-



评论
热度(31)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