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一封粗暴的情书。 @顿河羊群。


Dear尤拉
   现在是15点38分,礼拜一下午的数学课——老天,我真困得要命。如果丘比特也兼管睡神的行当(不过爱情同睡梦有何区别呢),那他的箭矢早已洞穿我的胸膛啦;但是,要我说句实话,杀人不眨眼的可是你,你这手持金色弓驽、却凭笑容夺人性命的恶魔。
   真的,把手放上这儿来;摸到温热鲜红了的没有?那为您而流,别再拿一瞟的眼神、灵巧的手势往伤口捅了吧,行行好,先生。您大可以做点别的什么好事儿,譬如,亲吻我这因为干裂不断舔过的嘴唇,也许有助于您在假面舞会上邀请到双腿修长笔直、裙摆在膝盖以上一跳一跳的女孩子,上帝保佑您!女人都爱坏孩子,女孩们则对彬彬有礼的绅士感兴趣,您可相当占便宜。
   很可惜,我不属于二者中之一。




   我绝对要把你送的那条见鬼的蓬蓬裙给扔壁炉里去;我发誓。
                                                                                                                 Sincerely Yours

评论
热度(1)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