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扭过头来看着我;“你可从来没告诉我你还会这个!”他大声说。
“你又没问。”我说,又挥动魔杖在礼堂穹顶上缭绕上一层星光,那些星星垂在巨大的彩带间如同森林深处夜间湖畔的点点萤火。“在你忙着在自修室里对付柯克兰教授的时候——忙着解决你家里人给你寄来的过量的甜食的时候,你大概从没注意过我看的什么书。想要什么颜色的?金?红?还是来点儿你眼睛的?”
“死读书的呆子。”他嘀咕了一声,随后开始指手划脚、发号施令,用他那可怜的脑袋瓜想出各种匪夷所思的配色。我一次又一次地做着挥动手腕的苦力活,到最后不得不开始思忖这个平安夜的小惊喜是否真的会以一场盛大的烟花结尾——炸毁礼堂,彻彻底底的那种。
“就这样!”
他终于下达命令,于是经历上百次室内装修的礼堂再次回到了圣诞配色。简直像一场世纪灾难,我想着,一屁股坐下在他身旁的台阶,暗暗打算要不干脆揍这小混蛋一顿了事。而他的脸庞神采飞扬,似乎对于自己的杰作满意得很,眼角眉梢弓出好看的弧度。
“琼斯。”我说,把手指放上他的脖颈后侧的皮肤。
“嗯?”他微微地出着神,扭过头来,“什——”
然后我吻了他,就像所有灾难片的结尾。
ends


一块hp设定的糖,气死我了,我除了摸露米段子还会干什么
地理挂科。满地打滚嚎啕大哭
唉,真喜欢对米米好脾气的露

评论(2)
热度(25)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