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从未有。


一个写手,文风多如戏精。
王者/邦信/亮瑜
魔道/曦瑶/晓薛
APH/英米/冷战

腿长两米八,墙头随时跨。

[狗崽]远道

清奇的脑洞,大概会回忆与现世交叉进行,狗血与ooc齐飞。
算复健。
教你做人警察狗x又浪又怂杀手崽
允许你先跑39米。(…
  
  
  
  
  

  
  “为你跌宕。”
  他将折扇的一端抵于下颌,拇指一抹绽开扇面。半张笑吟吟的面庞上,一双桃花眼眸自观众席缓缓挪过,转而投向自己身侧的搭档,另一只手执起女孩的手掌托至唇边亲吻一下,以惯例的仪式结束了这一场与人偶的共舞。
  台下响起掌声、欢呼与满足的唏嘘。表演者自舞台中央的幕布间退下,主持人接替而上,应付着在这异国他乡人们对来自日本的古典木偶剧*愈发狂热的热情。
  一只手握住幕布,白皙的、骨节修长分明的手背在帷幕的正红之上分外惹眼。手将两边的幕布往中间拉了拉,掩去可供人觑到后台的缝隙,转而轻轻地抽回重新拢进大袖当中。舞台后的准备间不很宽敞,他跨过地上的一堆背景板,把已收拢的折扇推上桌面,手掌按上由他牵引至后台的女孩的肩膀。女孩缓慢地顺着他的力道在椅子上坐下,眼睫半垂遮去一方惊心动魄的春鸿,面色白皙,只是背脊僵直——引导者手掌一拂,将她的眼睫彻底阖上。
  方才的主持人掀开帷布,从外面半探进身:“狐,要来一起宵夜吗?”
  “不了。”他眯起眼眸笑了笑,如同熔化黄金的眸子在灯光下透出狐一般的狡黠,“我在等人。”
  兼职主持的剧院老板莫名打了寒颤,他是畏惧这个年轻的东瀛人的——尽管他是他的招财猫、摇钱树,又是那样谦和有礼——也畏惧他的人偶们,那样年轻美丽的女孩们,盯着久了,总会产生她们方才转动了一下眼瞳的错觉。于是他缄默闭口,邀了差不多已收拾完布景与道具的员工,又灭掉灯光,关上剧院的大门离去,偌大的舞台与观众席便只剩一片黑暗寂静。
  但还有一人端坐在观众席上。他的座位靠里,又是灯光照不到的后排,所有人离场时竟都没有注意到他。现在他仍未动。
  灯光忽然亮起。
  耀目灯光垂直打下,照出一方舞台上的唯一一人。他此刻揽着人偶女孩的腰肢,不复方才西洋人的绅士做派,描摹了眼线、涂了唇红,唇角轻轻一扬,在女孩空洞飘渺的眼神旁说不出的妖冶。
  片刻,两人仍是未发一言。
  台上人却是愈发胸有成竹,桃花眼角几乎要勾契出弧。仿佛有百年那般的寂静过后,观众动了,他起身,走过两排座位中间的过道,黑色长风衣垂至脚踝,随他一步步拾级而下轻微摆动,黑色的马靴步履沉稳。
  待到他来到舞台下,台上的人恰好低头一笑。
  明眸善睐,唇角轻扬,昏黄的灯光自他身后逆过来,恍若隔了千年的古寺之中一盏青灯。
TBC.
*古典木偶剧:其实并不太懂(……)但为了方便崽名正言顺做漂亮的小姐姐人偶,就。(喂

评论
热度(8)

© 而风不止。 | Powered by LOFTER